首页 > 原创文学

【聊网散谭•昔我往矣】强悍你的心胸

QQ图片20180130093121.jpg

我有个小学同学,都喊他狗蛋。我家和他家住对门,我知道,他诨名的正确发音应是“勾担”。我们那儿把挑水用的担子,叫勾担。他娘从井里挑水,回到家扶着勾担就生下他,随口给他起了名字。子曰:“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他娘大字不识一箩筐,肯定没读过《论语》。可是,这名字多么直爽、硬气,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唧唧歪歪。
一次,我陪狗蛋去供销社打酱油。回来,他双手攥紧瓶子,和我有说有笑走着,忽地绊倒,瓶子摔得粉碎。我心跳加速,手心出汗。他爬起来,头上鼓个包,苦瓜着脸。
那年头,家家穷得叮当响。过年,才舍得买瓶酱油做菜。我陪他回家。哪成想,他娘骂都没骂,只是嘟囔一句:“摔个跟头,可要记着拾个心眼儿”。
狗蛋不喜欢读书,他爹他娘从没有发过脾气,更没有抄家伙打过他。不像俺娘,成天像赶鸭子上架一样威逼我写字、算数。成绩差了,疾言厉色,火冒三丈,仿佛天塌地陷,真是吓人累已。小学升初中,那时候是淘汰性考试——考不上,只有回家干农活的份儿。狗蛋没考上,我考上了,我看他比我还开心。
后来,商品经济大潮兴起。狗蛋一家人脑子活络,农闲之余,卖盆子卖碗。地排车套在自行车上,从河北、河南进货,四处转乡镇卖货。
一年,他和爹娘去几十里外的邻镇赶年集,一地排车货物堆得老高。“三九四九冰上走”,隆冬天气冻死狗。在大街上卖到天黑透,货卖完了,剩一车空纸箱。他给爹娘说,这个年集赶得值,毛估,一天赚了快一个月的钱!
镇上有两个欠钱的朋友,也把积年的账清了。一家三口顶着大北风骑车往家赶。路过一条沟,地排车哐啷一下。他爹说:“呀,好像有个箱子掉了”。他娘说:“又冷又饿,不管了,风越来越大,赶紧走吧”。他说:“娘说得对,我也前心贴后心了。”
走到家才发现,天哪!掉的偏偏是盛钱的箱子。
一家三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敲门借几把手电筒,折回去找。找到天亮没找到。邻居问时,他们一家谁也没有埋怨谁,拍着巴掌笑,拿这事当笑话讲,仿佛丢钱的是别人家。
后来,我去县城补习,又去省城读大学,毕业后在市里工作,与狗蛋的人生再无交集。前些天回故乡,才知道,狗蛋早已成为富甲一方的企业家,大买卖做到了国外。他有两个孩子,读的都是名牌大学,老大刚考上博士。他爹他娘身体都挺好。
我想,狗蛋的成功,既然与书本知识无关,至少与他爹他娘给他熏染出的强悍的心胸有关。
有了强悍的心胸,才能锻造出极高的生命硬度,如此,才能承受命运所开的种种玩笑。
我再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我小时候亲耳听到的。
一九五八年,大跃进。一九六零年,榆树皮都吃光了。我外祖父的邻村,一家张姓人家的大哥忽然收到一封海外来信。原来,十多年音讯皆无的国军军官亲弟弟,从台湾去了瑞士,发了财。给家里写信,问寒问暖。张大哥又惊又喜,立即回信:全家行将饿死。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张大哥收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气不从一处来,竟然是几盒牛肉罐头!张大哥摩挲来摩挲去,不舍得吃。拿去县城卖掉,买回一袋子高粱面。
几天后,张大哥又收到一封信。信中说——每盒罐头里面都有两块瑞士名表!每块表都值十两黄金!
天哪!
张大哥去找买主。大海捞针,哪里找的到?一时想不开,扔下一家老小,悬梁自尽。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这一辈子,风风雨雨,沟沟坎坎,不知会犯多少大大小小的失误或错误!其实,只要痛定思痛,发愤图强,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
中山先生教导我们:“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愈挫愈奋,再接再励”。这个世界上,唯有焦虑最值得焦虑,唯有绝望最让人绝望。天无绝人之路,大不了从头再来。哪怕输得只剩底裤,只要强硬地活着,总有翻盘机会。如果陷于失误或错误之中不可自拔,不懂得止损,那么,就会引发次生灾害。身心俱损,不是加倍损失吗?
世界是辩证的,事物都有两面性,失误或错误同样如此。“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跳出来,换个角度,任何事物都会呈现出另一幅模样。
尼采说:“凡是不能杀死你的,终会使你变得更强大。”时间不是黑板,不可以擦掉重写。过去既然不能重来,就把它一脚踢开。达观一些、乐观一些,目光朝前看,强悍你的心胸,蓄积蓬勃向上的力量,提升你的生命硬度,你,终会成为人生赢家。
作者:王仙明
视图设计:闫振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