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文学

樱桃公主

  樱桃公主学名朱梦潇,出身寒门,臭美,自恋,有先天性公主幻想症。

  当年待字腹中曾有过一个备选名字“朱樱桃”,嫌俗,落选了。入选的“梦潇”源于皇甫嵩的一首《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潇”在字典里的解释是水深而清,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潇潇”则是小雨声。

psu.jpg

  正是江南梅熟日,细雨潇潇,樱桃公主初来咋到,不哭,被医生倒提了脚丫拍打,也只是象征性的呜哇了两声,然后很安静地吮手指,大眼睛骨碌骨碌。

psu (1).jpg

  樱桃公主的老妈吃的是草,却能高产优质奶把公主养得脸若银盆、小胳膊赛莲藕。

psu (2).jpg

  樱桃公主三岁,很得意自己的天生丽质,常常对着镜子说电视里的广告词“皮肤牛奶般白皙——”,洗澡的时候还会扭着小屁屁摆pose:“看我这小身材!”

psu (3).jpg

  其实原本盼望的是儿子。倒不是什么老朽的“生男弄璋生女弄瓦”,是因为一直相信那句话:儿子是情人女儿是情敌。果然随着小丫头的芝麻开花,我们家也开始了战火连绵——我们争电视频道,争小海狮,争长江七号的绿拖鞋,还有大朱先生的膝盖…

psu (4).jpg

  当然也有不吵架的时候。有一次我发烧,卧在樱桃公主的床上起不来了。公主很人道主义,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拧了湿毛巾温柔地覆在我的额头,还给倒水,拿饼干。然后给大朱先生打电话:“爸爸,知道吗?你媳妇儿病了,我今天又当爹又当妈都快累死了!”

psu (5).jpg

  如今樱桃公主十一岁,有点亭亭玉立的意思了,我们可以混着穿衣服,常常在客厅的镜子前时装秀。大朱先生说家里有两个臭美的女人真让他晕!

  樱桃公主以为自己个头儿长高了,辈分也应该长高,所以有时她叫我姐姐。

  我很烦很累的时候会发脾气,樱桃公主本属虎,看我河东狮吼她就赶快变成可怜巴巴的小兔子,乖乖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和她的一床玩具说话。她的房间是粉红的,一米八的大床挤满了大灰、小懒、美羊羊,还有穿蚕豆皮鞋的小叮当。

psu (6).jpg

  我觉得女孩子是应该当公主养的,在条件许可的范围之内。免得将来让人家几口蛋糕几朵花就骗得找不着北。

  等我不发脾气了,樱桃公主会趴在我耳边悄悄地说:“今生做我妈妈你辛苦了,下辈子我做你妈妈!”

psu (7).jpg

  (晴天)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