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文学

陌上花开

  “老婆,小路上的花都开了,回来的时候不要着急,慢慢走,欣赏啊!”

  呵呵,想媳妇儿不说想媳妇儿,拿捏着文绉绉只九个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他可是个粗线条的大男人啊,横刀立马成就天下而少读书,曾命三千铁弩射回八月钱塘江潮。钱鏐,这个五代十国时期的乱世英雄,这个多年征战沙场的吴越帝王,对年已半百的糟糠之妻,却有着这般细密的儿女情长!清代学者王士祯赞这九个字“姿质无限,艳称千古”...史上王侯者多矣,而这个小名“婆留”的君王,被世人铭记,似乎也并非因他的政绩,而是为这段风情万般的佳话吧。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我喜欢你年少时的美丽,但我更爱你现在饱经沧桑的容颜。

  任时光荏苒,任弱水三千。

  你依然是我最美的初初相遇。

  春来了,你穿过一路繁花,我依然在这里等你。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是一个男人最极致的温柔、最持久的深情,平淡如水、波澜不惊,却胜过短命的“永远”,胜过一筐一筐的海誓山盟。

  他以武力打天下,虽与那个“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的诗人罗隐交好,也唱和过几首诗歌,究竟算不得文化人,王士祯在《香祖笔记》里说“钱武肃王,目不知书”,大约是夸张的说法,是说钱鏐不够才子的级别,却能说出才子也想不来的句子。

  男人的爱情和男人的才气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才子又如何呢?他们会用生花妙笔抒写男人的欲望,缠绵悱恻超凡脱尘轰轰烈烈,让人误以为那就是爱情——可惜纸里终究包不住火,绚烂过后,假冒伪劣的爱情很快灰飞烟灭——

  那个“千金卖赋”的司马才子,一曲凤求凰琴挑卓氏千金,财色两得,他的爱情保持了多久呢...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那个“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元稹元才子,始乱终弃崔莺莺不说,靠裙带关系上位之后,一边貌似真诚地“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一边与女诗人薛涛“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刚刚对薛才女深情表白“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转脸续妻纳妾兼偷情,那里还顾得上浣花溪畔的望眼欲穿?——所谓“诗品即人品”,多半是骗人的鬼话...

  元稹这花心才子实在幸运,而他的前辈、同样以诗才誉满大唐的浪漫主义的先驱谪仙人李太白就倒霉得多——李才子也有过拽裙带的经历,而且还不止一次。入赘相府的日子不好过吧,两任老丈人也都没帮他当上官,失望之余只好“携妓东山去,怅然悲谢安”——“酒色之徒”是不是才子的别称?

  还有那个“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白居易白大诗人,倚红偎翠左拥右抱仍有闲心逼死关盼盼…

  还有那个娶了富二代也没富起来的忧郁才子“山抹微云秦学士”,据说他的情诗就是一部泡妞简史…

  还有杜牧,还有李煜,还有李渔,还有…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数百年后,乱世中出了个兰成胡才子,早有妻室的他,死乞白赖地给张爱玲递纸条,仗着八斗学问让那高傲的旷世才女低进尘埃,他在婚书上写道:“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可惜承诺如轮胎撒气,誓言割裂成一片片碎屑...

  而徐志摩徐才子干脆连承诺都不肯,见一个爱一个,为了追求自己所谓的灵魂伴侣对发妻张幼仪简直就丧失了最基本的人味儿!

  无独有偶,那个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开创中国诗歌新纪元的顾城顾才子,是如何用他的“唯美主义”、他的“不染世俗的浪漫”,残忍地伤害自己死缠烂打追来的妻子,和情人...

  还有郁达夫,还有郭沫若,还有台湾的李敖,还有…自古红颜多薄命,从来才子尽风流——

  卓文君幸好有个财大气粗的爹,保佑她没在爱的路上夭折;崔莺莺和薛涛、 张爱玲和谢烨...都是飞蛾扑火,死在爱情里的女子,她们本该一世安稳,却成了“爱慕此生才”的牺牲品。

  所以,才子、诗人大多语言美,行为渣,那看似高雅的字缝里往往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卑琐,他们把滥情美化,所谓风流才子、多情诗人,其实都不如一个“目不知书”的粗人让女人心安,给得起“永远”、给得起一份细水长流的真情。

  其实我要的,也就是这样一份凡俗的爱 。陌上花开,与大朱小朱携手看花去。

psb.jpg
psb (1).jpg
psb (2).jpg
psb (3).jpg
psb (4).jpg
psb (5).jpg
psb (6).jpg
psb (7).jpg
psb (8).jpg
psb (9).jpg
psb (10).jpg
psb (11).jpg
psb (12).jpg
psb (13).jpg
psb (14).jpg
psb (15).jpg
psb (16).jpg
psb (17).jpg

(晴天)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