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文学

有一种幸福叫忍痛割爱

psb.jpg  

        大约是画展结束了吧,撤下来的作品有学生给送来办公室。我把最喜欢的两幅摆在桌上,三分画七分裱,装裱后的小八开显得精致多了,白色洒金的外框衬托着秋天的红橙黄绿,和谐优雅还有点小抒情。

  就想起给富婆女友的许诺,上次聚会她还提醒我——至少也有五年了吧,跟我要一幅桔红色调的秋天的小树林,画种不限。我答应得干脆,一拖就是好几年...汗颜!

  富婆女友原也是学画的,少女时代我们还一同拜师,一同吃老咸菜睡黄河美校的大床板,艺考之后本来她一只脚都踏进艺术殿堂了——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都收到了,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弃画从商——没办法,家族产业急需打理,父年迈弟年幼不容商量,只好花木兰一样上战场了。“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女友有艺术细胞更有商业头脑,星移斗转成了富婆,却总是对丹青水墨念念不忘,老羡慕我能每天“与艺术交臂”,肉麻兮兮地称我为“女神”。

psb (1).jpg

  真实的现状如此:自嘲铜臭的女友酒足饭饱画工笔牡丹养心,“女神”我依然两袖清风画些子瓶瓶罐罐糊口。

  我在她的作品下评:晕染细致、层次丰富,用色沉稳、艳而不妖,能把富贵花画得如此端庄不流俗,可见作者超脱——自惭形秽啊!

  她回:“哈哈...晕!”

  其实那是我和专业的师姐共赏之后的一致评价,真心不是拍马屁。我们慨叹:每天画的都是艺考八股文, 能弄点私房画或有机会走进大自然挥毫表达自己,那真是天大的造化了。

  今年秋天有幸去蒙山写生,每天奋笔不辍,终于有了两幅还算满意的水粉小景,装裱展览之后学生送来,摆在大卫旁边,看看还蛮有感觉。

  于是拍了照片从微信上给女友发过去:“欠你的红树林,我一直都没忘,只是力不能及啊!这一幅是前些时在临沂写生最满意的,小八开,你如果喜欢就寄过去。” “还有旁边那幅石碾子,是坐在同一个地方画的。”

  几声虫鸣,回了一大串儿赞美,诸如“色彩丰富、沉稳、低调、柔美” “你眼里看到的都是美的” “你永远是俺心中的女神”...

  直夸得我心花怒放热血沸腾,赶快打肿脸发图片:“看到那条小路了吧,那就是我和学生写生的位置——扭个脸儿两幅画,很美好的回忆。” “你若不嫌弃两幅一块给你邮过去吧。”

psb (2).jpg

psb (3).jpg

psb (4).jpg

  老实说真有点不舍,那是我在蒙山百花峪最后的两幅写生,那也是最美好的一天。在高大的板栗树后边我们发现了那条小路和路边的石磨,山里人家,鸡犬之声相闻,注解着现世安稳。我坐在秋天的草丛里领着大家画石磨石碾子,用颜料堆叠《山里岁月》。有淳朴的大嫂推着独轮小车经过,学生们看她车上那么沉的好几袋板栗叶子,纷纷过去帮忙——本是举手之劳,一会儿大嫂端出来满满一筐子山楂连连表示感谢。我留了一串儿红艳艳的果子放在石磨上权当点缀。

  那天不是太晴朗,心里却阳光明媚。

  中午客栈老板开着三轮摩托跑了十几里路给送饭,我们就把石磨当了餐桌,啃完原生态的煎饼 、喝完香喷喷的猪蹄白菜汤,老板还每人给发了一个饭后清口的山苹果。趁着学生们到溪边戏水,我把不知谁的画架掉个头,原地没动一气呵成那幅《山间小路》:虚蒙蒙的远山共长天一色,路两边的秋树我夸张得五彩斑斓,淡淡的秋阳把小路涂上一层拿坡里黄,间错着淡淡的紫罗兰色树影,落叶是秋的絮语,伴着秋虫喃喃低诉...

  技艺不精,眼睛的惊艳落在纸上总有遗憾,最后两幅,因心境的美而掩盖了技法的拙,看看竟有些自恋自爱起来——但我更愿意看到自己宝贝的东西朋友也喜欢,分享让人愉快,有一种幸福叫忍痛割爱。

  复制美的记忆,且以此文备份。

(晴天)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