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民国末年,钱昌照“西归又北游”
杨致英

1949年5月,曾任香港新华社副社长、香港工委委员的肖贤法和我按上级的安排,准备同去广东某游击区工作。

一天,老肖告诉我:计划有变,中央对我的工作另有任用,马上要去北平(今北京)。

很快,中央就通知我们乘5月21日太古公司的客货两用船“北海号”北上。离港前,时任香港工委书记的乔冠华同志特别交代我们,与我们同行的有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主席钱昌照先生。

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不仅在大陆拥有大批美援物资,更重要的是委员会下面有许多科技管理方面的人才。这次秘密陪同钱昌照先生回北平十分重要,对新中国科技事业的建立和复兴意义重大。

自1948年起,全国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东北已经全部解放,解放军一路南下解放了许多地方,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无力扭转局势。各民主党派积极响应我党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倡议,我党中央开始陆续组织安排接运香港民主党派领导人及爱国民主人士北上,筹建新中国。

当时的香港工委书记夏衍同志曾回忆:接近钱昌照先生的人反映,钱对局势比较悲观,对国民党政权也很不满,准备去英国讲学。夏衍把这一情况向华南分局领导作了汇报。华南分局领导认为,争取钱昌照先生及其领导下的科技管理人才为新中国建设服务是一件大事,现在是一次机会,要先劝钱不去英国。夏衍立即将此事向党中央请示报告。

很快,夏衍就收到周恩来同志的指示,要我们劝钱昌照先生留在香港。周恩来同志明确指出,为了新中国的建设,希望资源委员会的工程技术人员都能留在大陆为祖国服务,希望钱先生能为祖国的复兴效力。

夏衍约见了钱昌照先生,说:“周副主席希望钱先生留在香港,仰仗你的大力和内地的资源委员会朋友们联系,只要能把美援物资和档案保护好,解放后不仅可以在原岗位工作,有些人还要特别借重,因为我们正缺少这方面人才。”

夏衍回忆:“我讲得很坦率,并把自己住址的电话告诉了钱。钱昌照先生很谦虚,对周恩来同志要仰仗他的话似乎很感动。我郑重地告诉他,这件事关系重大,所以不论在内地或者香港,我们一定绝对保密。”这之后,钱昌照先生只和夏衍通过一次电话,说他不去英国了,暂时留在香港,其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大家心中有数:钱昌照先生不到英国去,继续留在香港,就表示他已经决定以后的方向了。

1949年4月,在香港的民主党派负责人及爱国人士已大部分“北上”解放区,钱昌照仍滞留香港。周总理知道后,即电告在香港的乔冠华,早日安排护送钱昌照先生“北上”解放区。

于是,乔冠华就安排钱昌照先生与肖贤法和我同乘“北海号”一起“北上”解放区。我们同船航行了11天,离开香港时还风平浪静,但要过台湾海峡时,赶上了解放军解放上海。为了避免遇上国民党军队,“北海号”改变了航线,绕道公海,在仁川港卸货时,岸上有很多持枪士兵,也不准乘客上岸,气氛十分紧张。

卸完货后,我们的船就立即离开了港口,直到5月31日才安全到达天津,钱昌照先生也终于平安回到了解放区。

到北平后,钱昌照先生由交际处安排到专门接待民主人士的南池子翠明庄招待所,肖贤法和我又去看过他两次。

钱昌照先生对改变他后半生的这件事记忆犹新,在30多年后肖贤法去世时,还特别写道:“1949年4月,余从比利时飞香港,5月偕肖贤法、杨致英伉俪同舟北上,为防蒋军干扰,船避开台湾海峡,绕道而行,凡十一天,始抵天津,途中余作诗纪行,兹录《五律》一首:

闻道中原定,西归又北游。

从此忧国泪,不再向人流。

波浪掀千里,亲朋满一舟。

载歌复载舞,日出海东头。

(作者为中央统战部离休干部)

请关注:
分享到: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