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胡耀邦被逼下台始末:薄一波带头大骂 习仲勋制止

1987年1月胡耀邦出席了专为批评他的党组织生活会、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发出了公报。公报里说,会议对胡耀邦“进行了严肃的同志式的批评”,同时,又“如实地肯定了他工作中的成绩”,会议批准了胡耀邦辞去总书记职务的请求,同时又保留他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职务。

在这个会议之后,胡耀邦就不再在公开场合露面。1987年召开的党的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他参加了。在这个大会和会后的一中全会上,胡耀邦再次被代表们选举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了政治局中唯一不担任具体工作的委员。

批评胡耀邦的生活会开过两个月后的1987年3月中旬起,中顾委也举行了批评我(于光远)的生活会。一共开了九个半天的时间,到3月下旬结束。在会议上我对自己的情况作了说明,澄清对我的不实之词。会后经过一个时期,在党中央准备在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政治报告有了比较成熟的稿子的时候,党中央的负责同志指示这个稿子要给“包括于光远同志在内的一百位经济学家”认真研究,提出意见。我写了意见书,并在一个会议上作了长篇发言。代表大会举行时,按照常例我列席了这个会议。“十三大”开过,耀邦和我的问题都告一段落。又过去一段时间,到1988年春天,我认为到了应该去拜望我的朋友胡耀邦的时候了。

这时胡耀邦住在305医院。我的秘书打电话找到了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我将前去看望他的意思。工作人员问过胡耀邦后对我的秘书说:“首长很欢迎于老前往。”从我住的地方到北海公园旁的305医院很近,很快就到了。工作人员带我到一间特别宽敞的休息室。这时胡耀邦已经坐在沙发上等我了。

胡耀邦被逼下台始末:薄一波带头大骂 习仲勋制止

邓小平与薄一波

一见面,我当然首先注意他的身体状况。一年多不见,他比从前苍老了一些,也清瘦了不少。他告诉我几个月来自己的体重一直下降,而且直到那时体重还没有出现回升的趋势。可是他的精神像过去一样好,观点还是很鲜明,态度很爽朗,思想很开阔。然而我总觉得他有一种受压抑的情绪。我希望他生活过得愉快一些,劝他不要把自己的活动限制在北京,限制在室内,主张他多到外地走走,换换环境,接触一些地方干部。

同时我又建议他对自己的工作和学习也作进一步的安排。我希望他几个助手帮助他写回忆录。我认为像他那样的人,那样的经历,特别是他当总书记后那几年的经历应无顾虑地如实写出来,为研究当代中国历史提供第一手材料。我认为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还特别向他推荐我的一个研究生张凯,我对他说张凯是一个很理想的助手。张凯是陕西省的老领导张德生的儿子。我知道张凯和胡耀邦很熟。张凯是“文革”后我在社会科学院招收的一名专门研究党史的研究生,是很好的青年,对党史已经做了不少研究,思想能力和写作能力都不错。

胡耀邦对我的改进健康状况的建议表示赞成。对写回忆录的事表示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想看看再说。这一看就没有能够问世。我不知道他写了一点没有。如果有些稿子那也是极为珍贵的。(于光远)

揭秘胡耀邦被废黜的2个原因

胡耀邦是中国“绞肉机”上的牺牲品之一。1986年底,一场学潮引发了中国的巨大震荡。时任中国总书记胡耀邦被迫辞职。胡作为邓小平等元老政治上的恩人,曾经为他们平反,使他们能重新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

《纽约时报》发表了历史学者吴伟的文章,该文谈到了胡耀邦被邓小平罢黜的两个原因。吴伟分析称,邓小平的思想脉络从来都主张要有两手,“两手都要硬”。邓小平的两手体现在:既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坚持改革开放。

文章称,赵紫阳在1996年接受杨继绳采访时说,邓小平要胡耀邦下台的根本原因,主要是两个:第一是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坚决;第二是胡耀邦对香港《百姓》杂志主编陆铿的谈话。

1986年下半年,邓小平多次重提政治体制改革。到年底,中国大陆爆发了学潮,学潮的蔓延和发展导致邓小平等党内元老对胡耀邦的不满,认为他对学生太手软,担心如果中国元老去世,在胡手下中国的自由化将泛滥,从而可能动摇中国领导地位。

赵紫阳谈到的第二点是胡在1985年5月与香港《百姓》杂志主编陆铿的谈话。陆铿从两小时访谈中整理出长达两万字的《胡耀邦访问记》,赞扬胡耀邦,批评保守势力,在中国高层引起轩然大波。

据赵紫阳的回忆,邓小平对杨尚昆说:“陆铿打着奉承耀邦的幌子来反对我们!”邓还说,“这几年我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就是看错了胡耀邦这个人!”从此,邓小平对胡耀邦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开始想把他换下来。

党内“生活会”揭批胡耀邦7天半后赶下台

1986年12月出现全国性学潮,胡耀邦原想按照1985年的对话、沟通、协商办法来解决,但没有成功,还引起左派不满。据《炎黄春秋》2012年第5期刊登该刊副社长、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杨继绳回忆前中国中宣部长朱厚泽的文章,披露了胡耀邦被赶下台的“非法”过程。

据朱厚泽忆述,胡耀邦1987年1月初下台前曾被批判7天半。他表示,胡耀邦想搞一个好的意识形态文件,用一个开明的方针来对待意识形态。左派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坚持原来的那一套,并用这个机会整胡耀邦。一讨论就有分歧,一讨论就吵架。

胡耀邦被逼下台始末:薄一波带头大骂 习仲勋制止

2010年4月,杜导正、杨继绳、吴思在医院探视朱厚泽(杜明明摄)

当时朱厚泽参加了批胡耀邦的生活会。参加会的有二、三十人。邓小平、陈云、李先念没有参加。薄一波在会上代表党内元老主持会议,实际上是对胡耀邦逼宫的公开政变。薄在会上率先发飙,恶语相加,拍桌子骂人,当众斥责、辱骂胡耀邦三、四个小时,还归纳了“六大罪状”。接着发言的是余秋里。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逮到机会,凶神恶煞地一共批了几个小时。这两人也是重炮。端着一种不把胡耀邦批倒、批臭誓不罢休的架势。

朱厚泽回忆称,批判胡耀邦的7天半生活会后就开政治局扩大会,这时邓小平和陈云都来了。李先念还是没有来。邓小平主持会议,只让通过公报,不让讨论。邓说完后,只有陈云作了很长的发言。最后举手通过,散会。“生活会”后胡耀邦被“罢免”。

邓小平称全退 胡耀邦倒台

也有版本称,1986年10月30日,十二届六中全会开完不久,陈云约邓小平李先念到家里秘密长谈。陈云的警卫员赵天元后来回忆称,这次秘谈长达80分钟,3人散去之后,赵天元发现邓小平抽完了6支香烟。不久后的1987年1月,胡耀邦被逼辞去中国总书记职务。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