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周恩来为何当不了接班人?毛泽东说出最大缺陷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权延赤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2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权延赤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总理是讲过自己不是帅才,邓大姐也这样说,我们听了不舒服;主席和小平再这样讲,我们曾感到委屈。现在回想起来,是传统文化、传统观念影响我们的结果。谁位高,谁就位尊德高;谁官大,谁就本事大、贡献大。中国过去就是这种观念,这个毛病。改变不容易。雷锋只是一个班长,说起他全国没人不知道,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知道他的军长、师长是谁?话又说回来,许多人还是想当军长不想当班长,所以说改变不容易。

  总理讲他做不到举重若轻,但同样的,主席和小平也做不到举轻若重。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们的事业才能兴旺发达,我们的目的才能实现。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没多久,1950年1月,忽然传来消息,说谈判不大顺利,叫周恩来总理立刻启程去莫斯科。

  那次,我作为随员跟总理一起出发,路经满洲里时,遇到了率团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的萧华同志。

  萧华向总理汇报联欢节情况,总理望着他身后问:“怎么没见到维世啊?”

  孙维世是总理的干女儿,本是同萧华一道去参加联欢节。总理没见到干女儿,自然要关心。

  “我们路过莫斯科时,她被师哲扣下了。”萧华解释,“师哲说她俄语好,叫她留下参加翻译组的工作。”

  总理关心中苏谈判:“主席跟斯大林谈得怎么样?”

  萧华摇摇头:“好像不大顺利,师哲只跟我简单讲了几句。”

  总理想了想,问:“主席现在做什么?”

  萧华说:“斯大林说要等你来了再谈,先安排主席参观和看节目,听说到列宁格勒参观去了。”

  总理沉思着点点头,没有再问。当时在场的有伍修权、赖亚力和我,我是刚由副官改为行政秘书。

  赶到莫斯科时,我从师哲那里听到的情况,与萧华讲的差不多。

  总理一到就开始了紧张的谈判,主席就退到“二线”,只管大的方向和原则。除了决策,具体怎么谈的他不管。

  我印象最深的是,主席在莫斯科没什么事,每天就是看书,看得废寝忘食。

  记得有次吃午饭,主席的目光总是朝我脸上瞟,看得我有些不自在了,不知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引得毛主席这样注意。我下意识地拿手去脸上、嘴巴周围擦,怕是沾上了食物,同时尽量注意吃饭的动作文明些。

  当我的目光再次和主席相遇时,他忽然笑了,指指我说:“我看你长得像拿破仑。”

  我不好意思了,尴尬地跟着笑,不知道拿破仑长什么样?哪一处跟我相像?

  毛泽东并不知道我的姓名和职务,但知道我在周恩来身边工作。他转向周恩来说:“这些天我一直在看历史影片。看完了彼得大帝和拿破仑。”

  说到这里,毛泽东拿起酒杯,朝我一举:“来,跟拿破仑干杯!”

  欢笑声中,我脸红红地跟毛泽东碰了杯。

  毛泽东朝想象中的“拿破仑”点一下头,喝了半杯。我这个“拿破仑”一饮而尽。从此,相当一段时间里,有人开玩笑叫我“拿破仑第二”。至今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地方长得像拿破仑。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