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国民党上将黄百韬儿子杀人案

  (1957年11月)经过几日的会议议程,第二届妇联会圆满结束。

  闭幕式结束之后,宋美龄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大门。突然,门前一位妇人向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举着一枚青天白日勋章,口中大喊:“‘总统’开恩,刀下留人!”她高声大呼的“总统”却不在这里,倒是把毫无防备的宋美龄等人吓了一跳。

  宋美龄吃惊之余,对身边的侍从说:“什么事?去问问。”

  侍卫走到妇人前面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一定要见夫人。”妇人回答,然后就是哭泣。

  这位妇人约六十岁,身穿旗袍,略戴首饰,倒像个有身份的人。秘书钱用和见状,只好吩咐侍从:“把她带到夫人跟前来吧。”

  她来到宋美龄跟前,又“扑通”一下跪地,大声说:“夫人,求你救救我儿啊!”不待宋美龄问话,她又说道:“我称姓柳名碧云,是已故兵团司令黄百韬的遗孀。请你向‘总统’求饶,放过我儿吧。”

  这是怎么回事呢?蒋介石怎么抓了她的“儿”呢?这让宋美龄很是惊讶,正要当场询问时,钱用和提醒说:“夫人还是带她到妇联会去问吧。”

  宋美龄便返回妇联会,侍从也带着柳碧云进来了。宋美龄便询问她这是到底怎么回事。一问,她才知道并非蒋介石抓了她的“儿”,而是涉及当初震惊台北的一桩杀人案。

  杀人犯就是柳碧云与已故兵团司令黄百韬的儿子黄效先。

  弄清这一事情之前还得先说说这位已故兵团司令黄百韬。他祖籍是广东,出生天津,本来是杂牌军将领,在二三十年代的军阀混战中,他靠多次反复投降敌军获得升迁,但其“无气节”也遭人非议,仕途终于得以止步。后来,他投靠到了蒋介石的亲信大将顾祝同手下,抗战中并不积极抗日,却是皖南事变中屠杀新四军的主凶。在国共内战初期,他更加见“共”眼红,连连与“共军”鏖战,由于战绩卓著成为国军“名将”,且带出一支王牌军——第25军。但是,也正是这样的“疯狂”随后把他送上了绝路。

  1948年冬,徐蚌大战爆发。时为徐州战区东线作战兵团司令的黄百韬及其十万人马被解放军压缩在以碾庄为中心的狭小地带,成了待消灭的瓮中之鳖。11月21日,解放军发起总攻。在激战中,被困住的国军阵地越来越小,战局进一步恶化。傍晚时分,黄百韬藏身的军部亦被重重包围。眼看大势已去,他遣散部下,然后拔出腰间的手枪,趁卫兵没注意,倒转枪口对准自己“啪”开了一枪,当场毙命。

  在众将纷纷选择化装逃跑或投降保命的形势下,他为何偏偏就自杀呢?这与十几日前蒋介石写的亲笔信有关。信上说:

  焕然司令弟勋鉴:

  此次徐淮会战,实为我革命成败、国家存亡最大之关键,务希严督所部,切实训导,同心一德,团结苦斗,期在必胜,完成重大之使命,是为至要。顺颂

  戎祉

  中正手书

  这封信是空投给黄百韬的。事后,他虽然再“苦斗”了十几日,但没有蒋介石期待的“必胜”,反在“我革命成败、国家存亡最大之关键”打败了,自觉就是逃出去,也辜负了蒋介石的厚望;若是当了俘虏,以前杀“共”太多,更是不可活,眼看战事无望,于是便来了个一了百了——干脆自杀。

  国军徐蚌会战,几十万人马,好几百名将领,只有黄百韬一人兵败自杀,成为实践蒋介石“不成功便成仁”教导的唯一将领。蒋介石闻讯,大大感慨其忠贞,马上下令找回黄百韬尸体,并要召见时在上海的黄夫人柳碧云。

  事后,有关部门派人暗中前去已是解放区的碾庄,找到黄百韬的尸骨,偷偷运回了南京。蒋介石决定对黄百韬重葬,以鼓舞低迷的国军士气,继续倡导“不成功便成仁”的自杀精神,以决死的信念来坚守长江防线。

  1949年元月,国民政府追授黄百韬为陆军上将,并在南京钟山举行国葬。国葬时,蒋介石亲自主持仪式,并追赠黄百韬青天白日勋章一枚。蒋介石还先后两次为黄百韬题字,一为“焕然同志不朽,河岳英灵”,一为挽词“大仁大义”,并下令对其家属重金安抚。葬礼上,蒋介石亲自接见了柳碧云。

  4月,南京解放,国民党一些党政军部门开始撤往台湾。在国防部的安排之下,柳碧云举家迁往台湾。虽然台北住房紧张,军队多住草棚,但她和子女们却被安置在台北广州街,住宅非常高级。一家人虽然没有了“顶梁柱”,但靠着黄百韬生前的巨额积蓄和政府抚恤金,日子过得很丰裕。随后,女儿黄丽珍当了新闻记者,长子黄效先高中毕业后,也被安排进入了待遇优厚的军方外事机构。柳碧云则在家,带着其他孩子生活。黄家有仆从、佣工侍候,比一般豪门都过得好。

  1952年春,黄效先被军方派往韩国,在侵略朝鲜的联合国军某军团服务,即专门为美军当译员。

  恰巧翻译室内还有一名与他同来的台湾译员,叫杨士荣。杨与他的经历相似。杨四岁丧父,由母亲养大成人,也是家里很有钱,且是家中最看重的男丁。相同的经历、相似的家境,使得两人很投机,随即就成为形影不离的哥们儿。

  不过,两人都是躺在父辈树荫下的纨绔子弟,因为早年丧父而被家人宠坏,变得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两人可以说是一对狐朋狗友。

  1954年,由于朝鲜战争结束,美军从朝鲜半岛撤军,所谓的联合国军也散伙了。两人又一起从韩国返回台湾,且被安置在许多人可望不可即的“国防部”联络局工作。杨士荣在行政室,黄效先在第三组。两人依然是密友,平时杨自居为“夫”,黄效先则以“妻”自称。但进入联络局后,吊儿郎当的黄效先不思改悔,反而表现越来越差。他先是被派去海军军官学校进修,准备提拔。谁知在学校,作为学生的他居然施出老拳,殴打教官,结果被开除,遣送回到联络局,继续在第三组上班。

  当初在孙立人案事发后同是靠着家庭背景才进入第三组的温哈熊,记录了这里的情况和他所知道的黄效先:

  联络局业务以英文为主,军方的语文精英都在联络局。我于10月初到职,当时联络局第三组组长是施长云中校……

  我到差没几天,便被派担任双十国庆的英文口译,颇获好评。当时联络局第三组负责的是第三厅(作战、训练)、第五厅(编制装备)、与动员局的联络,是全局业务最重要的一组。成员中有钟洲滨中尉和余鸿臣中尉,都是一时之选。前者若干年后担任经国先生的随从参谋、外交部情报司司长、驻旧金山总领事、中视总经理、与海工会主任等要职;后者在荣工处深受严处长孝章兄的赏识,逐渐晋升为荣工处副处长,对国家贡献良多。

  第三组还有一位文职的编译官名黄效先,他是徐蚌会战黄百韬将军的儿子,此人上班经常迟到,且工作散漫,施组长忍无可忍,便责问他为何经常迟到?不料他竟答称因家中兄弟姊妹过多,早晨盥洗间不敷使用以致迟到,弄得施组长啼笑皆非。未几这位黄先生即因在横贯公路上涉及同性恋纠纷,将局里行政室的杨某以汽油烧死在汽车内,在当时传为轰动一时的社会新闻。

  联络局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但黄效先没有珍惜,在海军军官学校辞退后,又因为“品行恶劣”,于1957年初也被联络局辞退,砸了饭碗,回了家。

  这次黄效先还是没有接受教训,5月就发生杀人案,掀起台湾莫大的风波。

  他杀害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密友杨士荣。

  事情的起因,其实不过是一些小事。

  在三四月间,辞退在家的黄效先吃喝玩乐,手头很紧,便向杨士荣借钱,谁知杨士荣居然说:“我也没钱。”拒绝了他。借钱不成,黄效先便要求把自己一部唱片机卖给杨,开价三百余美元,当场也被对方回绝。

  这引起了黄效先的不满。

  因为杨士荣并非没钱,而是非常有钱,只是不借给他黄效先而已。

  此时杨士荣在台北泉州街二十巷看中了十一弄的第一、二号两幢房子,准备出钱买下来,一幢出租给在台北的美国人住以收取租金,另一幢准备与女友结婚用。5月初,杨士荣带着黄效先去看了自己选中的新房子。黄效先见他有钱不借,唱片机也不收买,购置房屋一出手就是两幢,心里反而不平衡,生出怨恨。

  随后,杨士荣的房子买卖成交,先支付10万元新台币,约定17万元余款于月底付清。为此,他到处筹钱,并准备将自己的美金支票兑换成新台币。这事为黄效先知道后,便约他去黄家,说一起去参加一个标会, 可以多赚一些钱。

  5月10日,黄效先借故将柳碧云等家人遣开。他住在二楼,但楼下一个男工因故还滞留在黄家。下午五点多钟,杨士荣如约来到了黄家。

  在这之前,黄效先特地买了一堆鞭炮,每一两分钟便放一两个,发出“啪——啪——”响声。

  杨士荣上楼后,他还不时放上一两个鞭炮。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黄效先伪装的。

  就在给杨士荣倒茶喝的时候,黄效先掏出了事先借来的手枪,对准他的后脑勺子,“啪!啪”,出其不意开了两枪。杨士荣当场就鲜血直流,随即,两眼翻白,命赴黄泉了。黄效先不慌不忙地将尸体用准备好的毛毯包好,顺手找到弟弟一件学生制服,再包捆上一层,把尸体拖放在壁橱里。然后,他若无其事地乘公共汽车去了中山北路一个美军顾问团,向他的美国朋友——美籍军曹布劳士借一辆美式汽车“玩”。

  因为美军汽车路上没人敢查,他准备将杨士荣的尸体运到郊外毁尸灭迹。

  谁知他没借到车,但是布劳士答应第二天一早让司机把车子开到他家里。

  当夜,黄效先在家休息,突然想起杨士荣来时骑的脚踏车还在家里楼下,便又把脚踏车放在泉州街二十四巷口——在杨士荣刚买下的新房子附近。这么一来,警方就以为杨是在自己新屋里失踪,而牵涉不到他黄效先。

  次日清早,黄效先等不及布劳士派人开车过来,又亲自跑去中山北路美军顾问团,把一辆“宾”字1358号轿车开回家。然后,他上楼打开壁橱,把尸体搬下来。在黄家的男佣在不知何物的情况下,过来协助他。两人一起把尸体塞进了汽车背后的行李箱里。

  随后,黄效先开着汽车,先来到了延平北路的太平洋化工厂,约上一个姓范的朋友,一起去贵阳街静心乐园吃午饭。一点半钟,两人吃完饭,黄效先又送他回厂,然后独自开车往南面走。一路上,他停停走走,一直到晚八点半,天黑了,车到了苗栗造桥龙升村时,他把杨士荣身上的钢笔、手表抛到窗外。

  车子开到了九龙桥。此处十分荒凉,还有一片竹林。黄效先停了下来,走下车后打开行李箱,把尸体一直滚到竹林旁边,再从车内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汽油,毁尸灭迹。

  回台北家里后,黄效先洗了个澡。然后,又找佣人把车子洗刷干净。休息了一天。第三天,他才去还布劳士借来灭尸用的汽车。

  也正是在第三天,杨家发现杨士荣失踪了,马上向警察局报了案。

  5月19日,案子即告破。晚上,警察来到了广州街黄家,传训嫌疑人黄效先。

  黄效先被押到警局后,因是名门之后且受高层关照,台北市刑事警察局局长亲自过问,并由经验丰富的刘警官对他进行审问。

  刘警官问:“黄公子,你认识杨士荣吗?”

  黄效先点头道:“我们是生意上的朋友。”

  刘警官问:“你最近有没有到过杨士荣家中?”

  黄效先答:“我没有,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有出门。”

  刘警官问:“今天也没有吗?”

  黄效先答:“今天我身体不舒服,在家睡觉,这一点我家保姆李妈可以证明。”

  刘警官问:“你和杨士荣曾经有过不和吗?”

  黄效先摇头:“我和他一直情同手足,从未有过不和。”

  刘警官问:“有债主说你和他曾经因为债务动手打架,有过这事吗?”

  黄效先不语。

  刘警官问:“你知道不知道,杨士荣被人杀死了。”说完盯着黄的眼睛。

  黄效先抬头问道:“是吗,我怎么知道!”

  刘警官问:“有人说在现场看到过你,如果你主动坦白,我可以建议法庭对你宽大处理。”

  黄效先马上矢口否认。刘警官厉声喝道:“黄公子,你可能没想到,你在现场留下了证据。而且证据确凿!”随即,取得一截没有烧完的衣服,这正是黄效先弟弟的学生制服,上面赫然有着一个鲜红的指印——黄效先搬杨士荣尸体时留下的。

  刘警官问道:“你还有什么狡辩的吗?”

  黄效先瘫软在地,只好承认杀人之事。

  随后,台北地方法院依据法律程序将黄逮捕。

  第二天,台北的《征信新闻》以“虎父犬子、杀人毁尸”的专版介绍黄效先案的前后经过,并实时进行跟踪报道。黄百韬将军的公子黄效先杀人毁尸的消息,一下传遍台北的大街小巷,震惊了世人。

请关注:
分享到: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