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钩沉

【聊城历史】新石器时代(晚期)——龙山文化(一)

  距今约4600~4000年前,聊城进入龙山时代,聊城权寺、白庄、堌均店、聊古庙、五台,茌平县韩王、尚庄、台子高、教场铺、李孝堂、东一甲、腰庄、南陈庄、望鲁店、大尉、十里铺、梁庄、玉皇甫、乐平铺、大刘庄、教场铺、高垣墙、大碾李、辛戴张、孟尝君、崔庄,阳谷红堌堆、阿城、黑堌堆、黑土坑、景阳冈、皇姑冢、寿张、八里庙、陈冯、常楼、王集,东阿香山、冢子、青冢子、魏庄、王宗汤、前赵等41多处龙山文化遗址。 古遗址面积较大的有景阳冈、教场铺、权寺遗址、堌均店遗址、白庄遗址、王台遗址等。古墓葬较早的有颛顼墓、尧王坟、巢父陵等,颛顼、尧、巢父等传说中人物生活的时代也与古文化遗址的时代相吻合。 东昌府区、茌平县遗址大多分布在干涸的古河道两侧高台地上,茌平县遗址分布密集,以县城为中点,在一条西南--东北方向的故河道两侧,每隔三、五公里就有一处,徒骇河以西遗址很少。阳谷县遗址大多集中在赵王河以东,东阿县遗址大多在中东部,遗址类型多为堌堆式遗址,由西南向东北呈条带状分布。聊城龙山文化与城子崖类型较接近,并受河南龙山文化影响。遗址分布规律与古济水有关,古济水起源于河南省王屋山,流经荷泽、甄城、阳谷、东阿、济阳北上注入渤海,这条古河道积满了砂,沿这条古河道,聊城境内已发现了几十处史前遗迹,遗址下面均为黄沙 。

  聊城境内有皇姑冢城、景阳冈城、王家庄城、教场铺城、王集城、大尉城、乐平铺城、尚庄城、台子高城等9座龙山文化城,9座龙山文化城密集排列,这在全国是极其罕见的,山东地区共有18处城址,仅茌阳一线就有9座龙山文化城址,占山东省龙山文化城一半数量(参见山东地区龙山城址分布图)。

  这一时期,聚落剧增,人口迅速增长,出现了以茌平县西南部、东阿县中北部、阳谷县东南部为中心的两个聚落群。每组文化城都有一座面积达40万平方米左右的中心城,阳谷景阳冈、茌平教场铺两个中心城是全国最大的龙山文化城,有“都、邑、聚”等级结构,城内均有大规模的建筑台址,其余城面积基本上只有三四万平方米,属群体内的二级城,这是目前全国仅知的两个龙山时代城组。城组中的中心城和二级城,相当于“都”与“邑”,同群体内大量的“聚”,形成“都邑聚”金字塔形等级结构,反映出群体的社会已存在金字塔形分层秩序,因而是两个龙山文化古国,证明聊城至少有6000年的历史,近5000年的文明史。龙山文化城址的发现为中国文明起源、山东古史起源研究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科学资料。

  根据聊城境内龙山文化城址实际情况以及张学海的研究论著,结合历史史料及历史传说不难印证,聊城远古时期曾是中国极其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

  龙山文化时期,聊城境内经济生产十分活跃,东西文化在境内相互交融。经济体制与社会制度发生巨变,迎来了奴隶制的文明时代。土地所有制是父系家庭公社公有制,以农业经济为主,出现了更多的农业生产工具,畜牧业呈现出空前繁荣的景象,制陶业和石器制造业有了明确分工,制骨业发展较快,有比较发达的酿酒技术,纺织业继续发展,纺织技术有进步,已能生产兵器。建筑业兴盛,大多为半地穴式或地面房,以地面房为主,出现了大型城址,还极有可能产生了大型宫殿。

  陆路交通有新特点,东阿前赵庄遗址中间有30米左右宽缺口,南北对应,象一个出入口(路口),有濠沟和围墙。

  第一节 远古传说时期的建置沿革

  人类文明出现以来,人们以氏族村落为中心来区分内外,划分远近。《尔雅·释地》说:“邑外谓之郊,郊外谓之牧,牧外谓之野,野外谓之林,林外谓之埛。”这时的人口极其稀少,只在部落的居住地才比较稠密,在此周围是一片广大的狩猎地带,最外面是部落隔离开来的中立的防护森林。后来,随着掠夺性战争的增多,出现了“保护公众”的建筑设施——“夯筑围墙”,出现了一个个文化城。过去按血缘关系组成的独立的小部落,逐渐归统一的联盟首领管理。

  传说中,伏羲(太昊)、少昊、蚩尤是东夷人三大首领,少昊在穷桑登帝(《帝王世纪》),据考证,今阳谷县景阳冈其时极有可能是古穷桑。聊城各部落时属东夷部落联盟管理范围,聊城境内是少昊活动范围,后少昊部落被蚩尤迫走都曲阜,蚩尤占领了冀鲁豫交界地带,后来蚩尤部落在今河北巨鹿县附近与黄帝展开了大战。黄帝战败蚩尤后在蚩尤的居住地“穷桑”登为帝,聊城属华夏集团管理范围,继黄帝之后,颛顼曾在穷桑建都。

  传说中,唐尧之时,天下划分为9州,9州是冀、兖、青、徐、荆、扬、豫、梁、雍。聊城大部分属兖州之域。“州”,原指水中可居之地。后来人们在河边的高地上居住,继而形成为居民点,随着生产的发展和人口的繁衍以及阶级的对立,逐渐发展为邑或都城。“州”便成为一种行政区划的代名词。然而作为古九州的"州"仍指水中可居之地。《尚书·禹贡》载:“济、河惟兖州。”《尔雅·释地》载:“济、河间曰兖州。”《周礼·夏官·职方氏》载:“河东曰兖州。”这些古书中的济为济水,亦应为氵允 水。因此,济水与黄河之间应为古兖州的区域范围,由于古黄河、古济水是穿境而过,古黄河经冠县西,过馆陶,越临清南、高唐东南,向东北入海;古济水穿阳谷、东阿、茌平县境而过,故知聊城境内不全是兖州之域。也有的书中认为:以济水故道为界,西北属兖,东南属豫、青、徐;以汉时漳水故道为界,东南属兖,西北属冀。

  虞舜之时,天下划分为12州,12州是冀、兖、青、徐、荆、扬、豫、梁、雍、幽、并、营。聊城时属兖州之域。

  虞舜在穷桑建都。

  由于龙山文化时期为传说时期,许多史实难以考证,以上观点,仅为根据史料及考古发现推测得出,有待于将来进一步考证。

  第二节 远古政治文化概况

  一、聊城远古政治文化历史概况及聊城地区历史在中国远古政治文化历史中的地位

  从建置沿革中不难看出,在大汶口文化时期聊城市境有零星部落。其基本单位是父系家族公社,或称家长制家庭公社和父系大家族,一个公社或说大家族组成一个部落,世系按男系血缘计算。男人占据生产和经济领域的主导地位,执掌氏族最高权力,子女均在本氏族内,继承权归男性。这一时期部落间的流动性小,是相对稳定的自为阶段。

  大汶口文化晚期至龙山文化时期,随着生产工具的进步,劳动有了剩余,出现了分工与交换行为,贫富差距加大,产生了私有制,并有了奴隶制萌芽。国学大家、聊城名人傅斯年所著的《夷夏东西说》开头一段说:“在三代时及三代以前,政治的演进,由部落到帝国,是以河、济、淮流域为地盘的。”聊城洽为古兖州之域,在河、济之间,可见,聊城是当时中国最重要的政治中心。聊城境内氏族和部落之间一开始为了争取生存而发生冲突,后来就演变成为氏族首领为掠夺财物、奴隶进行的经常性的战争,首领们的财富越来越多,权力越来越大。过去按血缘关系组成的独立的小部落,逐渐归统一的联盟首领管理。聊城诸部落,是众多东夷部落中的一员。这一时期属战争阶段。在这一时期,阳谷景阳冈曾是少昊登帝之处,政治地位十分重要。少昊在穷桑封官,附属部落大多以鸟命名,出现了原始官制。

  后来蚩尤打败少昊部落占据阳谷、茌平等地,聊城诸部落成为蚩尤聚兵基地,聊城诸部落还卷入了华夏集团与东夷集团的大规模的战争之中,部落成员参加了“涿鹿之战”。 大战之后,中原平定,中国以华夏集团为核心,中华民族开始大融合。 聊城也进入了和平发展阶段。在这一时期,黄帝战败蚩尤后在穷桑登帝,聊城属华夏集团管理范围。汉字始祖、黄帝史官仓颉(东阿县铜城镇王宗汤村有属于龙山文化遗址的仓颉墓)在聊城活动和造字,很显然,聊城市境的政治文化发展是走在全国前列的,这从41处龙山文化遗址出土器物和9座龙山文化城的气势上也能够看出,其中还出现了文字。黄帝在位之时,其第五子清阳氏封于“清”(东昌府区堂邑镇),黄帝让清来治理聊城。后来,传说中和少昊部落关系密切的颛顼在穷桑建都,并曾莅临聊城(东昌府区城西北7.5公里之阎寺村申李庄东东西新河左岸有聊古庙)。三代之时,古代帝王的交替,传说为“禅让制”,但据近代学者考证,“禅让制”不过是表面现象,其实质不过是残酷的“血腥镇压”。时至唐尧时期,高隐巢父隐居在东昌府区城东南十五里许营仓帝村西。虞舜之时,虞舜在穷桑建都,建立了中国早期的刑罚制度,这时也出现了原始宗法制度。聊城属古兖州,曾是鲧、大禹治水之处。

  综上所述,古济水西岸,特别是古穷桑,是中国古史传说中的一个重要地点,有诸多帝王登帝或建都于此。阳谷、东阿等地还是蚩尤的中心区域之一,聊城人还极有可能参加了古史中最大的战役——涿鹿之战,聊城是山东文化和河南文化交汇的地方,是战略中心区域之一,是当时中国极其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之一。

  二、古史传说时期出现了各种政治制度的雏形

  (一)远古官制。在山东省史前时期,传说东夷人有两个首领,一个是伏羲,一个是少昊。少昊时代,始有官吏制度的雏形。担任职务的是少昊部落中各鸟图腾氏族的首领。设置了掌管水土的司令、掌管农业的后稷、掌管教化的司徒、掌管刑罚的司寇等官职。少昊登帝之时,凤鸟恰好飞来,因而就以各种鸟名为其属下百官的名称。《左传·昭公十七年》:“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鵲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氏无淫者也。”少昊金天氏,因“能修太昊之法 ”,“以金德王天下”而得名。少昊施政,“民无淫,天下大治,诸福之物毕至”,“实为五帝之冠”。因综合历史史料分析,阳谷、茌平一带就是少昊故地,出土器物有不少为鸟器鸟形,故认为,少昊官制就是聊城原始官制。而且若果如本史分析认为少昊登帝之地在阳谷景阳冈的话,那么,少昊封官之地恰在阳谷景阳冈。聊城境内部落皆在其管理之下。蚩尤成为东夷人首领后,聊城境内部落亦在其管理之下。后来,虞舜在穷桑建都后,任命了许多职官:设置了司空,主平水土,辅佐政事;设置了后稷,主管农业,教人们种植各种谷物;设置了司徒,主管五教,教育臣民们遵守五常;设置了狱官,管理五刑,治理外患和内乱;还设置了百工首领。

  (二)远古兵制。原始社会初期,没有严格意义的战争,氏族和部落之间为了争取生存而发生冲突,只是手持工具的氏族成员进行的集体格斗,并无专职军队,更无兵制可言。后期,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逐渐产生,氏族部落之间的冲突也逐渐变成为氏族首领为掠夺财物、奴隶进行的经常性的战争。于是也逐渐产生了军事组织和相关制度。首领的财富越来越多,权力越来越大,加速了原始氏族制度的瓦解和阶级社会的形成。黄帝至尧舜时代,各部落相互攻伐,有“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两次大规模的战争,有关文献记载,黄帝曾“以师兵为营卫”,蚩尤作兵,证明当时有了军事组织和武器装备。聊城时属蚩尤的管理区域,是蚩尤“作兵”的基地之一,聊城部落成员参加了“涿鹿之战”,黄帝和蚩尤集团在今天的河南、河北、山东交界地带进行了大规模的战斗,这是远古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役。

  (三)远古刑制。原始社会末期,惩罚制度是为维护私有制度、体现贵族首领意志的工具。虞舜之时,制定了五刑:墨(刺面)、劓(割鼻)、非(截足)、宫(割除或破坏生殖器)、大辟(处死),还制定了鞭刑、扑刑、流放、赎刑(以金赎罪)。根据区分“过失、故意、惯犯、偶犯”的原则分别对待。过失犯罪可以赦免,故意犯罪必须严惩。罪名:1、昏:自己有罪责而掠取美名;2、墨:贪婪而败坏官员职责;3、贼:杀人而没有顾忌。刑罚制度有利于少数富有氏族贵族。由于根据史料推论虞舜在穷桑建都,聊城境内刑制便是虞舜刑制。

  (四)远古宗法制度。最初的家族组织是原始社会末期父子氏族公社分化演变而来,由一个大家长和他的若干后代子嗣所组成,包括已成年娶妻的诸子诸孙在内,称作家长制大家庭。最初,差不多每个家庭的家长都是从前的氏族社会担任公职的显贵分子,其后,借其家族力量,仍然保持着高贵的身份和地位。大家长的地位重要,继承问题便复杂化。需要确定一个继承的序列和规则,通常是传子:诸子中先嫡后庶、先长后幼。土地、财产分配也是如此。

  三、古史中四个与聊城有关的重要地望

  以下根据张学海《鲁西两组龙山文化城址的发现及对几个古史问题的思考》上的观点整理。

  (一)古穷桑

  穷桑也称空桑,在古史传说时代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古文献不乏穷桑或空桑的记载。例如:《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少昊氏有四叔,曰重、曰该、曰修、曰熙,实能金木及水。使重为句芒,该为蓐收,修及熙为玄冥。实不失职,遂济穷桑。”杜预注:“地在鲁西”《山海经《北山经·北次三经》空桑之山郝疏引《启筮》:“蚩尤出自羊水,以伐空桑。”《吕氏春秋·古乐》:“帝颛顼生自若水,实处空桑,乃登为帝。”《淮南子·本经》:“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高诱注:“空桑在鲁地。”《史记·周本纪》正义:《帝王世纪》云:“炎帝自陈营都于曲阜。黄帝由穷桑登帝位,后徙曲阜。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太平御览·皇王部》引,下多‘故或谓之穷桑帝’七字)。颛顼始都穷桑,徙商丘。穷桑在鲁北。或云:穷桑即曲阜。”这穷桑或空桑和黄帝、蚩尤、少昊、颛顼、共工、舜等著名人物密切相关,至今不明何处。从文献记载中不难看出,穷桑是个十分重要的地方,穷桑和黄帝、蚩尤、少昊、颛顼、共工、舜等著名人物密切相关,穷桑又和鲁北、鲁地、若水等地域紧密相关,穷桑与空桑极有可能是一个地方。

  因有《史记 ·周本纪》正义:“……穷桑在鲁北。或云穷桑即曲阜。” 穷桑地望错从此生。史学界许多人包括傅斯年都认为少昊所居穷桑在曲阜。因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便很难接受另一个事实,穷桑在阳谷、茌平附近,或说,穷桑极有可能就是阳谷景阳冈龙山文化城。下面着力通过各种文献考察穷桑地望。

  郝懿行据《山海经》说空桑有三地,一在青、兖间,一在赵、代间,一在莘、虢间。《山海经》中有明确记载的空桑山只有两处。一见于《东山经 东次二经》,一见于《北山经 北次山经》我们要找的空桑,似应在《东山经》空桑之山附近。

  首先,《山海经·东山经》说:“《东次二经》之首,白空桑之山,北临食水。”食水者,“《东山经》之首团嗽蠢之山,北临乾昧。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此食水应在青、兖之地。空桑之山在食水南,是知作为居地的空桑,不在西部青州,就在中部兖州之域。

  《山海经·海内经》:“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郭璞注引《世本》说:“颛顼母,浊山氏之女,名昌璞。”郝懿行疏:“《大戴礼·帝系篇》云:‘昌意取于蜀山氏之子,谓之昌仆氏,产颛顼。’郭引《世本》作浊山氏,浊、蜀古字通,浊又通淖,是淖子即蜀山氏也。”吕思勉《读史札记》说:“然则蜀山氏之蜀,乃涿鹿、独鹿之单呼,其字可作浊,亦可作淖;乃望文生义,附会后世之蜀地,岂不谬哉?”吕说可信。但证之考古资料涿鹿、涿县所在的北京市以西到西南一带,古文化遗存不多,而河北西南部则有丰富的古文化。其中分布着磁山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是重要的古文化分布区。这里的巨鹿县与涿鹿音近,可互转,涿鹿之战很可能发生在这里。古蜀山氏或许在巨鹿县一带,也难说。而颛顼“实处空桑”,那么空桑应离巨鹿不远。 (本史注:这一段从颛顼母“浊山氏”之“浊”字古音转化可能性论证“浊”可通“涿”,又从“涿鹿”与“巨鹿”音相近、古文化两个方面论证了涂山氏在巨鹿的可能性,由涂山氏在巨鹿、颛顼“实处空桑”,推论穷桑离巨鹿不远。)

  其次,《海内经》说“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王菜友《说文释例》说若即桑字,那么若水也就是桑水。此桑水应在兖州之域。兖州古代盛产蚕桑,桑林很多。《禹贡》“桑土即蚕”,《史记·乐记》“桑间濮上之音”,都可证明,因而有“兖州桑土之野”之称。桑水可能是流经“兖州桑土之野”的一条河流。汉东郡辖境一带,可能是“兖州桑土之野”主要的蚕桑产区,说不定桑水就流经该地区。桑水和蚕桑产地有关系的另一证据,是嫘祖发明养蚕的传说。《路史·后纪五》:“黄帝元妃西陵氏曰儡祖,以其始蚕,故又礼先蚕。”嫘祖之子“昌意降处若水”,若水即桑水,那么嫘祖,实际上是黄帝族,也应当居于桑水或附近。所居属于蚕桑产区,所以就有了嫘祖发明养蚕的传说,此传说可以说明黄帝、嫘祖的居地是蚕桑产区。他们的孙子“帝颛顼”生于若(桑)水,实处空桑。空桑与桑水或有关系。颛顼由空桑徙商丘,即帝丘濮阳,是知空桑应离濮阳不远。

  第三,穷桑与少昊关系密切,少昊有穷桑帝的别号。《帝王世纪》:“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曲阜是少昊之墟,是知穷桑离曲阜也不能太远。由此亦可知,曲阜与穷桑是两个地方。

  第四,《淮南子·本经》:“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知空桑是个地势低下,易遭水患的地方。那么,和巨鹿、濮阳、曲阜都不很远,地势低下而有水患之虞,而且和古兖州的蚕桑产区有密切联系的穷桑会在哪里呢?和这些条件相符合的唯有山东西部的聊城地区和河南的台前、范县,山东省鄄城、郓城县一带。聊城地区当汉东郡的东北境,古兖州的中部地段,地势低洼,是著名的黄河冲积区。今在聊城地区的茌平、阳谷发现了两组重要的龙山文化城。尤其是阳谷景阳冈龙山文化城气势宏大,有都、邑、聚等级结构。有王城特点。阳谷、茌平等9座龙山文化城是目前黄河下游最大的龙山文化城,其密集分布特点在全国也是极其罕见的,如果不是一个政治文化中心,如何会有如此大的气势!这一片又符合穷桑地望所有应具备的特点,故结合历史文献资料和确实的考古发现,本史认为阳谷景阳冈龙山文化城极有可能就是古穷桑。

  景阳冈龙山文化古国的地理位置:东偏北距泰山约100公里;东偏南距少昊氏之墟曲阜约105公里;西南越大野泽、雷夏泽距定陶约120公里;西偏南距颛顼之都、濮阳(帝丘)约100公里;西北距可能是黄帝蚩尤大战的巨鹿县约150公里。景阳冈龙山文化古国距史料所载极其重要的地点都不太远。

  (二)蚩尤族的中心地域

  蚩尤,高诱注《战国策·秦策》、马融《朗释文·吕刑下》都说他是九黎君长,自清末以来,学者几乎都以蚩尤属于苗蛮集团,徐旭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一书中,根据文献对蚩尤的族属和地望作了详细考证,认定蚩尤九黎族属于东夷集团,活动于冀鲁豫三省交汇地带,证据充足,令人信服。徐氏虽未明确指出蚩尤居于何地,但注意到了汉代人对蚩尤的传说和秦祀兵主蚩尤,都在山东西部的东平一带、在太昊后人的封国范围内。按按《史记·封禅书》记秦祠东方八神将说:“三日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 又《汉书·地理志》东郡寿良县自注:“蚩尤祠在西北涑上。”涑应是 , 为济古文, 上即济水滨。此祠应当就是秦祭蚩尤的地点,地当在今梁山县北境。《封禅书》又说:“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日太公以来作之。”可见东方八神之祀,由来久远,或许起自史前的东夷集团,也未可知。蚩尤虽战败被杀,但无疑是东夷集团的英雄,战死而受到本族的祭祀,是情理中事,而同族祭祀蚩尤的地方,最有可能是在他原来的居地附近。开始只是祭祀有业绩的祖先,后来才演化成战神之祀。善良,西汉属东郡,东汉光武避叔父赵王良讳改寿张,属东平。据《元和郡县图志·河南道六·郓州》寿张县条和《大清一统志·山东兖州府》古迹条,汉寿良故城在梁山县梁山以北约18公里的寿张集,本是春秋良邑,应是卜辞的良地。县境主要在今黄河南岸,后来因黄河泛滥冲毁县城,县治北移至阳谷寿张镇,1964年县撤销,地分归阳谷、东阿和台前县。阳谷县,乃隋析东阿县阳谷亭所置。阳谷古文化中心的大汶口、龙山文化遗址,集中于县东北到县南一带,属汉东阿县境,南与汉寿张县邻接。寿张县还有蚩尤墓的传说。《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览》说:“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

  文献记载与考古资料相互参证,推测古济水两侧,今东平、东阿、阳谷、台前、梁山等县一带,曾是蚩尤族的中心地区。

  (三) 涿鹿之战的地点

  蚩尤和炎帝、黄帝同时。据徐旭生考证,炎黄是华夏集团的两个分支,起自陕西西部黄土高原,不知什么时候向外迁徙。炎帝一支沿黄河南岸向东发展,到达豫北、豫东北一带;黄帝一支自黄河北岸沿中条山、太行尘到达北京二带乃至远勤燕山以北。先是到达豫东北一带的炎帝族和东夷集团的蚩尤族发生冲突、争斗,炎帝族战败,求救于黄帝,黄帝与蚩尤大战于涿鹿之野,杀了蚩尤。这一事件,最早见于《逸周书·尝麦解》,但说战于涿鹿的是蚩尤与赤帝(即炎帝)。《史记·五帝本纪》、《盐铁论·结和》和先秦有关记载,都说涿鹿之战的双方是黄帝与蚩尤。而涿鹿之战的发生地,一直聚讼未决。

  史学界大体有北、中、南三说。北说在涿县或涿鹿县,前者在北京市西南,今河北涿州市;后者在北京市以西桑干河北岸。南说在彭城。

  《太平御览·州郡部一》引《帝王世纪》说:“黄帝都涿鹿,于《周官》幽州之域,在汉为上谷。而《世本》云‘涿鹿在彭城南’,然则上谷本名彭城。”《路史》、《续汉书·郡国志》上谷郡涿鹿注、王应麟《地理通释》都引《世本》,主涿鹿在彭城(《郡国志》、《地理通释》引《世本》彭误作鼓)。此彭城实为宋之彭城,即今徐州市,并非汉代“上谷本名彭城”。中说在今河北南部的巨鹿县一带。

  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第95页)说:“如果从九黎的地望猜测,或在河北南境今巨鹿县一带,也很难说。巨、涿古音虽不同部,但音近,可互转。”徐氏说这仅是一个推测,以备今后工作的参考。但这一猜测很有道理,涿鹿之战是华夏和东夷部族集团的战争,主战场应在冀鲁豫交汇地区,参加战争的华夏集团有黄帝和炎帝两支,东夷集团有蚩尤、太昊、少昊各支。先是蚩尤大败炎帝,炎帝“九隅无遗”,地盘尽失,东夷集团大概控制了冀鲁豫交汇地带。此时的黄帝可能活动于燕山南北一带,势力强盛,在同族系的炎帝遭受惨败以后,就南下讨伐蚩尤。战争可能持续了相当长时间,终于在涿鹿之野杀了蚩尤。当时黄帝未必能深入蚩尤控制范围以内很远,所以涿鹿之战发生在蚩尤控制范围的北境附近、河北南部巨鹿县一带的可能性最大。

  综上所述,涿鹿之战的地望河北巨鹿县的可能性很大。

  (四) 有虞氏地望

  《史记·五帝本纪》所说的“舜耕于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就时于负夏”,勾勒了有虞氏的活动范围。只要确定历山、雷泽、河滨、寿丘和负夏的大致地望,也就知道有虞氏的大体活动范围。

  历山,各地叫历山的地方不少,当以唐濮州雷泽县的历山为是。《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括地志》云:“濮州雷泽县有历山、舜井,又有姚墟,云舜生处也。”《元和郡县图志·河南道七·濮州》雷泽县:“历山,在县北十六里。《史记》曰:“舜耕于历山。”又说:“姚墟在县东十三里,舜生于姚墟。”按隋开皇六年置雷泽县,本为汉成阳县,因县北雷夏泽而得名,治所在鄄城东南境,贞元二年鄄城县,历山、姚墟应在今鄄城东南境一带。

  雷泽,即《禹贡》雷夏泽。《史记·夏本纪》集解说:“郑玄曰:‘雍水、沮水相触而合人此泽中。”《地理志》曰:“雷泽在济阴城阳县西北。”《正义》说:“《括地志》云:雷夏泽在濮州雷泽县郭外西北。雍、沮二水在雷泽西北平地也。”知雷夏泽约在今鄄城东南境。

  河滨,河即黄河。黄河之名似起自东汉,西汉以前河为黄河专称,商代后期黄河下游的部分河道,大致由今河南省郑州市以北向北流经祺县东南,又东经浚县南,至濮阳县西南故县村西,折经今濮阳市北,东北流至大名市东南;经鲁西北、河北,流入渤海。据《史记· 河渠书》黄河河道自夏至于西汉初,并无大变化,估计唐虞时代的黄河,基本上也是这个走向,故黄河在茌平、阳谷以西不很远。沿河滨随处可以烧制陶器,不必固定在某一地。

  寿丘,皇甫谧说在鲁城东门以北,似无异说。鲁城在今曲阜市,西距鄄城约130公里。

  负夏,《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郑玄说:“负夏,卫地。”推测负夏因雷夏而得名,负夏义如负海。果真为此负夏就应在雷夏泽附近。

  在鄄城、郓城一带,许多舜的传说。这一带正与阳谷古文化中心接邻,本属蚩尤、少昊和颛顼的活动范围,在考古文化上属于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分布区,与孟子说舜是东夷人相吻合。河南东部的虞城县,旧有舜子商均居地之说;虞城西南方的淮阳,是太昊之墟,陈建都于此,陈为舜后,这些踪迹似乎反映出舜的后人,曾逐步南迁。

  可见,有虞氏的活动范围是菏泽鄄城县、郓城县以北,济宁曲阜市以北,古黄河下游东南地区。聊城地区在有虞氏的活动范围。另据如今发现的聊城地区阳谷、茌平、东阿等地济水西岸密集分布的规模宏大的龙山文化城显示,济西是一个中心。那么古虞国可能就是黄河下游最大的龙山文化城——阳谷景阳冈中心城。城内有整牛骨架,有大型台址。后文在“舜帝迁都古穷桑”中详细加以考证。

请关注:
分享到: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