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 栏

孟真湖记

QQ图片20170516094346.jpg

  湖本无名,在敝邑黉序之中。某年月日,湖畔矗以孟真先生之铜像,湖因以名焉。孟真先生者,敝邑之乡贤也,乃民国史学大家,煊赫一时。先生姓傅,名斯年,孟真其字也。其先祖傅以渐先生,乃有清开国状元也。

  湖以先生之名名之,湖之荣欤?先生之荣欤?噫嘻,人乃百代过客,湖则亘古如斯。名勒金石,流芳后世,先生有荣焉。先生经明行修,著述等身,陆海潘江,声华盖代。以先生之名名此湖,垂范学子、嘉惠后进之意,亦昭彰矣。

  余游此湖,感其可观、可思之处亦洋洋者矣。湖之积也不深不广,浩渺烟波既无,唱晚渔舟复阙,曰池曰塘曰荡可也。名之以湖,此其志不在小。然揆诸世间万事,名之与实,实之与名,未必一一相副者也。又者,湖无上溯之传说以附丽,亦无人文之胜迹以偎倚,今有此名,焕焕如理其璞而得宝焉。

  湖之水域星分于东西南北之四隅。周千百步,遍植垂柳。柳荫蹊径随水赋形,曲折萦纡。间有石凳,宜乎学子之披卷、友朋之假憩也。

  纵南北而横东西,有大道坦坦荡荡。诗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斯之谓欤!东西南北皆有桥,四隅之水通矣。四桥皆有桥之用而无桥之美,栏以钢管,简且陋矣。凭栏观水,万物自得。惚兮恍兮,大道分水乎?恍兮惚兮,水绕大道乎?是有不是,可有不可,两可也。

  四隅之湖水围地数十亩。其东北向,陇亩可稼可穑。其西南向,桃园万枝丹彩;其东南向,李园蝶舞蜂喧。桃夭李秾,春赏花之灼灼,夏观果之累累,秋获而冬凋,感四时更迭,知天道之大经也。李园之东、西北隅湖水之北,皆众土成丘,跌宕有致,草木芊眠,莽莽榛榛。人闲花落,格物究理,观天地之象,亦可通古今之事也。

  东北、东南、西南三隅之湖水,皆以水泥护岸,虽有数处莲、苇点缀,野趣稍逊。唯西北隅之湖水颇可观。但见波光潋滟,清且涟漪,闲云湖影,天地悠悠。物随心转,境由心造,亦可摅云水苍茫之叹也。仰观飞鸟掠影长空,不着痕迹;俯察游鱼往来翕忽,去就无失。游目骋怀,翛然乃得自然之真趣也。水之涘芳草萋萋,绿丝绦招招摇摇,猗欤休哉!湖畔伫立,谛听林风天籁,尔乃忘机绝虑,怀声弄影,不知今夕何夕兮。

  湖之东北向有天象馆焉,可览日月之行,可瞻星汉灿烂,可悯人之微渺。湖之中央筑圆台,台不甚高,上有铜日晷巍巍然。昔者,孔夫子于川上乃有“逝者如斯”之慨。今于日晷前踯躅,光移影动,宁不喟然太息哉。嗟夫!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耳。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人之所能操者,唯当下而已矣。每念及兹,能不惜时、惜已、惜人乎?虽云当惜,奈何生不满百,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亦不必执矣。

  丁酉年孟夏,余于病愈之际复游此湖。是日春和景明,风和日丽。忆昔初识此湖乃人间四月,斯情斯景,历历在目,俯仰之间,倏然四载。节同时异,物是人非。冬枯春荣,人生几何!《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空门深似海,在在尽了义。

  然则红尘如网,纷纷扰扰,遁逸不果,潜形无处,斯世当于何处安身立命哉?阅世如流,余渐体悟“夫子之道至大也”。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此笃实践履之勇猛精神,余感佩无已。孟真先生乃入世读书者,余不敏,高山仰止,见贤思齐,愿精进无休焉!

(作者:王仙明  责编:颜莉  配图:李太斗)

请关注:


更多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